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名老中医 >> 国医名师 >> 内容

名老中医王伯岳

时间:2012-8-31 10:03:18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这是一篇未公开发表的“编者的话”,写于1987年5月24日。  当我从旧文档中找出这篇已经褪变成土黄色的打印稿,连同编写大纲、编次,细读两遍,浮想联翩。屈指算来,已历经18年之久。对此未完事业,抱憾终...

  这是一篇未公开发表的“编者的话”,写于1987年5月24日。
  当我从旧文档中找出这篇已经褪变成土黄色的打印稿,连同编写大纲、编次,细读两遍,浮想联翩。屈指算来,已历经18年之久。对此未完事业,抱憾终生!光阴荏苒,岁月无情,继承名老中医学术经验、刻不容缓。就在我准备着手编写《一代名医王伯岳》,并向全国受业于王老的同辈人和同事,以及了解王老的亲朋好友和故交,发出这篇“编者的话”两个月后,王老突患脑溢血,与世长辞于北京西苑医院。噩耗传来,悲痛至极!缅怀先辈,思绪万千!
  有感于“继承名老学术经验,趁诸名老健在时着手,写出来让名老过目,做些增删、修改、厘定,不失其真传,比百年之后寻迹忆踪好”的管窥之见,认为此篇旧作,仍有其现实意义,故以此缅怀王老,并与诸名老的继承人共勉。
  王伯岳1912年生,原籍四川中江县,祖辈迁居成都。三代世医,以儿科著称。1955年随父由成都调北京中国中医研究院工作。历任中国中医研究院学部委员、中国中医研究院儿科研究室主任、研究员,兼任卫生部药典委员会委员、中华医药学会儿科学会委员、中华全国中医药学会中医理论整理研究委员会常委、中华全国中医药学会儿科委员会主任委员、《中华医学杂志》编委、《中华儿科杂志编委》、《中级医刊》编辑委员会常委、北京中医药学会副理事长、儿科学会主任委员等职。曾与南京江育仁老共同主编《中医儿科学》、自撰《中医儿科临床浅解》,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。
  我与王伯岳老先生相识,是通过南京中医学院江育仁教授介绍的。那是1978年中华全国中医药学会第一届成立大会上,王老的名字我早已久仰了,但无缘识荆。说来也巧,1977年夏,全国中西医结合儿科学术会议在潍坊召开,会上有人提出来要写一部《实用中医儿科学》,江育仁教授也参加了这次会议。由于倡导者多是西医学习中医的同志,虽在会上有所酝酿,但没有形成具体的实施方案。(中国基层医疗网 整理)后来不知是谁告诉了王老,我在毫无预料中,接到了王老的一封长信。信中对编写《中医儿科学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见解。从编写的目的意义、指导思想、体例要求、内容取舍,直到编目纲要、文字要求等都写得明明白白,使人耳目一新。这封长信是用人民卫生出版社的400字方格稿纸写的,共写了35张,字迹工整、标点分明,又多用繁体字,通篇看来,无一笔之误,这种一丝不苟的精神,使我见信如见其人,十分敬佩。阅读数遍之后,受益匪浅。至今我还保存着这封长信,因为是它穿针引线,使我有幸结识王老,并第一次成为神通、心通、字通、文通的“忘年之交”。以后我与王老之间经常书信来往,王老的每封信都是开门见山,直言不讳。信中内容涉猎十分广泛,谈医论药,赋诗填词,说古道今,情溢于纸笔。王老的文章说理精辟透彻,见解与一般不同,文字激昂慷慨,如同一泻千里,读来颇受振动。对这位在中医界德高望重、知识渊博的名老,我
经过几次书信往来之后,敬仰之余非常想见其一面。
  1978年首届中华全国中医药学会在北京成立之际,江育仁教授领我来到西苑医院王老家。一见面就像故友重逢,格外亲切。自此以后,我们每次见面,王老都推心置腹,循循善诱。我们与全国的中医儿科界一道,相继完成了138万字的《中医儿科学》巨著,组建了中华全国中医药学会儿科学委员会,召开了中医儿科剂型改革会议,整理出版了《儿科医籍整理辑要丛书》,召开了钱仲阳学术思想讨论会等一系列的会议。我们在北京、济南、潍坊、南京、成都、广州、曲阜等地多次相会,共同探讨学问,共商振兴中医儿科事业大计。先后十年,我手头共积累十余万字的王老通信手稿,这里面渗透着王老对后辈的关爱。他对中医事业执着的追求,以及如何做好继承和发扬工作的亲身经历和见解,也给了我莫大
的鞭策和鼓舞。同时也使我进一步了解和熟悉了王老其人。

Tags:王伯岳 
 来源:网络
电话:010-84035349 84044191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发表评论旁边的广告,不显示表情时就显示此广告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中国基层医疗网(www.chinaimt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admin@chinaimt.com 京ICP备05067944